• 财讯网
  • 主页 > 要闻 > 正文

    屡被外交部点名,“麦卡锡主义”的幽灵为何又在美重现

    2020-10-12 11:07:31  |  来源:  |  编辑:  |  

    你注意到了吗?近来中方在批驳美国反华政客时,经常提到一个名字,那就是“麦卡锡”。

    麦卡锡究竟何许人?下面开始起底。

    约瑟夫 麦卡锡(Joseph McCarthy)是一个活跃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的美国参议员,曾对美国政坛和社会造成巨大影响。

    论资历,他可算是当今美国政客的祖师爷。不过,这个前辈可不是什么表率,而是一个打着“反共”旗号行走江湖的政治骗子。

    1950年,麦卡锡在演讲中挥舞涉共产党案件名单

    70多年前,麦卡锡大肆恶意诽谤、迫害疑似共产党和民主进步人士,并趁机攻击一切持不同政见人士,将美国国内的反共“白色恐怖”推向最高潮。在这股“政治恐怖主义”歪风中,世界艺术大师卓别林和中国人民熟悉的斯诺、史沫特莱等都曾遭到迫害,流亡异乡。“麦卡锡主义”因此臭名远扬。

    《时代》周刊上的麦卡锡

    而今天,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、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、参议员科顿、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等人为代表的美国反华政客,没日没夜攻击抹黑中国,凡是中国说的就是错的,凡是中国做的就要反对,几乎到了风声鹤唳、草木皆兵的地步。

    如果说蓬佩奥、纳瓦罗等人是美国反华反共政客的“今生”,那么麦卡锡可以算他们的“前世”了。看看他们的政治生涯、执政理念和行事风格,你会发现他们与麦卡锡简直如出一辙。

    本质上,他们都没有任何政治信仰或原则可言,为了权力毫无底线,在党派间左右横跳,是十足的“二五仔”。

    麦卡锡本是民主党人,为赢得参议员提名而跳槽到共和党。1950年,冷战刚刚开启,麦卡锡抓住了美国民众对苏共、中共的恐惧,以及对美国可能暴发工人革命的担忧,极力煽动“红色恐慌”。共和党拿下1950年国会中期选举和1952年大选,他可谓“居功甚伟”。

    特朗普与蓬佩奥

    蓬佩奥呢?2019年5月,他在就任国务卿一年之际宣称,国务院是“代表美国总统的首要机构”。但就在2016年共和党党内初选时,蓬佩奥还指责特朗普“独裁”,是“马戏团的小丑”。

    纳瓦罗

    说到投机和变节,纳瓦罗也是不遑多让。纳瓦罗最初是一名共和党人,上世纪90年代,他又曾以民主党人身份四次竞选公职,但都以失败告终。纳瓦罗还一度与佩洛西、希拉里过从甚密。1996年竞选国会众议员时,时任总统克林顿还为他站过台。当然,结果仍是惨败。

    如今,纳瓦罗将自身人设打造成对华“鹰派中的鹰派”,终于成功挤入白宫核心圈子。连特朗普儿子小唐纳德都说:“纳瓦罗唯一的日程就是我父亲的日程。”

    麦卡锡初入政坛常被嘲笑老土,有人说他“破旧的茶色公文包里经常揣着一瓶威士忌”。而本届美国政府上台之前,蓬佩奥还是一名普通的众议员,纳瓦罗则是靠兜售反华歪论哗众取宠的“学者”,不受政治精英待见。他们生性自卑,难以拒绝造假的诱惑,也练就了夸夸其谈、造谣生事的旁门左道。

    麦卡锡曾信誓旦旦地说,他掌握了一份名单,上面全是隐匿在美国国务院中的“205个共产党间谍”。然而他至死都没能拿出这份名单。多年后,麦卡锡的秘书透露,所谓的名单根本就不存在。

    蓬佩奥的为人之道“我们撒谎,我们欺骗,我们偷窃”早已人尽皆知。他曾在采访中坚称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,却绝口不提证据何来。随后,主持人指出这与情报机构的声明相矛盾,蓬佩奥又说“我没有理由认为情报部门是错的”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关于蓬佩奥满嘴涉华谎言与事实真相,《人民日报》曾密密麻麻登了三个整版,壮观程度史上罕见。

    《人民日报》以三个整版刊登《蓬佩奥涉华演讲的满嘴谎言与事实真相》

    纳瓦罗也热衷上电视受访,而且屡屡拿中国说事,胡说八道毫不脸红。他一会儿说中国“将新冠病毒做成武器”,一会儿说中国“派出成百上千人将病毒带到美国”,甚至单方面宣布中美经贸协定“已经终结”,搞得道琼斯指数期货立马大跌。

    纳瓦罗撒的谎过于低级,完全不能自圆其说,连采访他的媒体人也瞠目结舌。MSNBC(微软全国广播公司)主持人曾在节目中无奈地问:“你到底在说什么啊?”CNN主播则在受够了纳瓦罗的胡言乱语后,直接掐断现场连线并怒斥:“你在浪费所有人的时间!”

    如果说麦卡锡的后辈们能从他身上学到什么“真经”,那就是:煽动恐惧是最有效的拉票工具。

    美国1947年出版的“恐共”漫画

    “红色恐慌”是麦卡锡的最大标签。仅在1950年下半年,麦卡锡就做了30次反共演讲,号称共产党已经“渗透”至美国国务院乃至整个政府,“红色分子”将与美国高层合谋,给美国带来灾难。

    麦卡锡与助手

    1953 年,麦卡锡任参议院常设调查委员会主席,专门负责调查政府机构中的所谓“共产主义渗透”,对各界人士肆意开展质询,一年间发起445件初步质询和157件调查,搞得美国朝野人人自危。麦卡锡还鼓动官员举报同事,甚至将手伸到文艺领域,让“麦卡锡主义”成为煽动、霸凌的代名词。

    蓬佩奥在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大肆宣扬“中国威胁”

    如今的美国反华政客则将枪口指向中国和华人,煽动白人恐慌和仇恨。据不完全统计,从今年4月到9月的半年里,美国政府各部门以及国会政客们在公开场合抹黑污蔑中国超过600次,仅蓬佩奥一人就有200多次,几乎每天都在诋毁中国。

    科顿

    “中国渗透论”和“外国威胁论”也是美国反华政客的一个热门话题。在他们眼中,仿佛每一位中国在美留学人员都是间谍。科顿曾公然宣称,美国应让中国学生来学习莎士比亚和《联邦党人文集》,而不是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。他还明确支持对委内瑞拉和伊朗搞全面封锁甚至动武,被美媒评为“美国最危险的参议员”。

    纳瓦罗也喜欢危言耸听。他曾像吓唬孩子睡觉似的在电视上“提醒”全美国的母亲,“中国可能已经知道你们的孩子在哪了。如果你们注册中国应用程序,他们就可以追踪监控你。”可笑至极,荒唐之至。

    麦卡锡十分擅长利用他的狂热“死忠粉”。盖洛普民调创始人乔治 盖洛普曾说,即便麦卡锡杀死五名无辜儿童,他的支持者也会继续追随他。民调显示,一度有高达50%的民众赞同麦卡锡的极端观点。

    这也给麦卡锡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。每天早上,麦卡锡都能在民众寄来的信件里发现多多少少的捐款。然后呢?麦卡锡把这些钱都拿去投资大豆期货了。

    科赫工业是美国第二大私营企业

    蓬佩奥则被人称为美国工业巨头科赫兄弟的“家臣”。在国会期间,蓬佩奥曾聘请科赫工业的前律师担任幕僚长,而且在上任之初就提出了有利于科赫家族商业利益的立法倡议。蓬佩奥还曾公开撰文,维护科赫兄弟的名声。

    当然,蓬佩奥的“忠诚”也为他换来了丰厚回报。在2010年、2012年、2014年和2016年,他从科赫兄弟那里获得的竞选资金比其他候选人都多。在科赫兄弟的支持下,蓬佩奥还获得了来自其他石油和天然气集团超过120万美元的资助。

    当上国务卿后,蓬佩奥也不忘利用其身份和资源服务个人野心。据美媒披露,他曾多次以国务卿身份私下举办奢华的内部宴请,在富商巨贾之间“招商引资”,以帮助自己未来竞选总统宝座。他还动用国务卿权力,调动美国联邦资源,以供他举办这些一掷千金的盛宴。

    班农一出法院就扯下口罩

    而那个“嘴上全是主义,心里全是生意”的班农,前不久刚刚因涉嫌挪用款项被捕。据指控,班农利用“我们建墙”项目骗取了2500万美元捐款,其中至少100万美元被他个人挥霍。虽交钱保释,但被限制旅行,可谓现世报。

    麦卡锡蹦跶最欢的日子,恰是美国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时期之一。可以说,当今西方世界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严重偏见,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排外主义以及20世纪的冷战漩涡等等历史创伤,麦卡锡都脱不了干系。

    但满嘴跑火车搞政治投机,终究有一天会在堆满谎言的政治轨道上脱轨。

    1953年年底,麦卡锡开始以“共产主义渗透军队”为由对军队展开调查,遭到军方强烈反弹。军方在1954年的“军队-麦卡锡听证会”上详列种种证据,揭露麦卡锡盗窃文件、伪造证据等罪行。

    此后,麦卡锡的民望一落千丈。1954年,参议院通过了谴责麦卡锡的决议,让他丢掉了各种职务。尽管麦卡锡曾试图东山再起,但他早已成了美国政坛的过街老鼠。1957年,麦卡锡病死,终成美国历史上一个永恒的污点。

    21世纪的今天,一些美国政客仍在疯狂渲染“赤色威胁”,把中共捏造成张牙舞爪的“红色恶魔”。他们一方面拿意识形态当武器,大搞“认同政治”,迫使人们在所谓“自由民主”和“专制威权”之间作出抉择。另一方面,他们又把意识形态当成遮羞布,妄图遮住他们治国无能的丑态,也掩盖他们遏制中国的祸心。

    然而,他们错乱了时空,误判了形势。历史潮流,浩浩汤汤。当今世界,要团结不要分裂,要合作不要对抗,要共赢不要零和,才是大势所趋、人心所向。

    反华政客眼中的世界:二元对立,非黑即白

    反华政客们若仍沉迷在自我构设的二元对立语境,那就是站在历史的错误一边,也站到了国际社会的对立面,注定又要失败一次。

    70多年斗转星移,“前世”的麦卡锡早已不在,不知“今生”的麦卡锡们,何时才能幡然悔悟?

    上一篇:独生女儿溺亡后,他和女婿展开了“外孙争夺战”    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