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财讯网
  • 主页 > 要闻 > 正文

    中国出生人口四连降毫无悬念 全面放开和鼓励生育迫在眉睫

    2021-01-14 13:26:54  |  来源:  |  编辑:  |  

    作者 梁建章 黄文政

    一、东亚国家和地区出生人口纷纷创下新低

    近日,一些东亚国家和地区相继公布了上一年的出生人口数据:

    日本2020年的出生人口为84.8万人,与2019年相比减少1.7万人,降至1899年有该项统计以来的历史最低。

    韩国2020年新出生人口数为27万余人(275815人),同期死亡人口数为30万余人(307764人),死亡人口数超过新生人口数,韩国首次出现人口负增长。

    我国台湾地区2020年新生儿出生数16万5249人,创历年最低,死亡数则为17万3156人,首度出现负增长。

    为了扭转低生育率趋势,日本和韩国相继加大了鼓励生育的力度。据2021年1月7日人民网(17.700,0.19, 1.09%)报道,日本东京都政府日前决定,从新的一年开始,将在国家提供的42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2万6814元)生育补助金的基础上,再独自追加提供一份生育补贴。预计将会给每名新生儿提供10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6384元)的补贴,以电子优惠券的形式发放。

    韩国政府最近也敲定了“第4次低生育率和老龄化社会基本计划”。根据这项计划,韩国政府将从2022年起,向有0岁-1岁婴儿的家庭每月提供30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1800元)的育儿补助,并在2025年逐步上调至50万韩元。此外,韩国政府还将一次性发放200万韩元的生育补贴。新政还推出了“3+3育儿假”制度,即父母双方都为未满12个月的子女申请3个月的育儿假,每人每月最高可获300万韩元的育儿津贴,以此鼓励“夫妻双方共同育儿”。

    二、2020年中国出生率将是有记录以来最低

    日本、韩国和我国台湾地区2020年出生人口都创下新低,中国大陆如何呢?到目前为止,中国大陆尚未公布2020年出生人口数据,国家卫健委也尚未公布2020年任何一个时期的全国出生人口数据。根据国家统计局网站发布的预告,2021年1月18日国家统计局将举行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,通常这种发布会也公布上一年的出生人口数据。比如,国家统计局在2020年1月17日举行的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上,公布了2019年的出生人口。不过,2020年是全国人口普查年,所以2020年的出生人口数据也有可能推迟公布。

    2017年至2019年,中国出生人口已经三连降。不论2020年中国出生人口数据何时公布,中国出生人口四连降已经毫无悬念,这可以从国内一些地区已公布的2020年前几个月的出生人口数据得到佐证:

    2020年上半年,浙江省宁波市户籍人口共出生17945人(含补报768人),同比减少4275人,同比下降19.24 %;

    2020年1-7月份,安徽省黄山市出生人口6766人,同比减少1374人,减少比例达16.88%;

    2020年上半年,山东省潍坊市出生34139人,其中一孩12779人,二孩19354人。2019年1-6月,潍坊市出生46009人,2020年和2019年同期相比下降25.8%。

    可以看出,上述地级市的出生人口比去年同期减少16.88%至25.8%之间。尽管我们不能将上述地区非全年的降幅推演为全国的全年降幅,但2020年全国出生人口比上一年有较大幅度下降已经没有悬念。

   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2019年中国的出生率仅为10.48‰。而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949年到2018年的出生率最低值是2010年11.9‰。在1990年以前,出生率最低也有17.2‰,在1957年之前更是从未低过30‰,没有理由认为1949年之前的中国近代生育率会低于15‰,更不用说2019年的10.48‰,可以说,2019年中国出生率跌至有记录以来的历史最低点。而2020年中国出生率将创下新低。由此可见,出生率没有最低,只有更低。

    三、全面放开和鼓励生育已经迫在眉睫

    日本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开始鼓励生育,韩国和我国台湾地区也在十多年前就开始鼓励生育。但到目前为止,这些国家和地区仍然掉入低生育率陷阱。当然,如果不鼓励生育,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生育率会比现在更低。无论是人口普查还是人口抽样调查,都显示中国已掉入低生育率陷阱,全面放开和鼓励生育已经迫在眉睫。如果不大力鼓励生育,中国的出生率和生育率在未来十年将继续下降。目前22岁到35岁的女性是生育主力。在2020年,这个育龄高峰年龄段对应的是1985到1998年出生的女性。在未来十年,处于22岁到35岁育龄高峰年龄段的女性将锐减30%以上,这也为近年结婚人数的快速减少及一孩数量的不断下滑所印证。

    近年来中国的生育率,如果扣除二孩生育堆积,自然生育率仅为1.1左右。按这种生育率,出生人口将以每30年减半的速度持续性萎缩,这种坍塌似的人口趋势不只是将对中国未来的发展釜底抽薪,还会从根本上危及中华文明的薪火相传。

    对于习惯于把人口当负担的人来说,人口减少是求之不得的好事。有人认为,降低生育率会促进经济发展。但实证研究的结论正好相反,生育率更低的地区,其人均GDP的长期增长率反而更低。比如,从1980年到2019年,东北占全国人口比例从9.01%降至7.71%;而东北人均GDP则从1980年的比全国高39%,变为2019年的比全国低34.1%。也就是说,人口相对减少了,人均GDP却更低了。

    尽管经济放缓、贫富差距、环境污染、新冠疫情等问题在短期内更引人注目,但长期来看人口坍塌却是远比所有这些问题加起来都更严重的危机。过去40年来,虽然经历各种挫折和不时出现的中国崩溃论,中国经济社会始终能快速发展,这背后的基础驱动力,正是被改革开放所释放的相对年轻,特别是数量众多的人口所蕴含的巨大潜力。然而,如果无法大幅提升生育率,那么长期来看,人口坍塌将会对经济社会的产生巨大的下行惯性,导致整个国力乃至中华文明的全面衰退。

    生育意愿低迷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养育成本太高。这种昂贵的养育模式与少子化形成互为因果的恶性循环。也就是说,生育率越低,家庭平均孩子越少,每个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越高,这样一般家庭越不敢多生孩子,反过来又导致更低生育率。除了需要承担高昂的直接经济成本,父母还面临越来严重的看护困难。相对于其他国家,中国的托儿机构普遍稀缺。可以说,在中国养育小孩的痛苦指数可能是全世界最高的。

    目前,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的国家和地区,鼓励生育是常态。对生育家庭的经济奖励,往往是累进制,特别是奖励第三个及以上的孩子,金额可让新生儿父母维持体面的生活,产假和育儿假甚至长达一年半,而雇主也被要求对育儿母亲甚至父亲提供再就业保障和育儿便利。很多国家和地区特别注重规划托儿和育儿的设施和服务,确保义务教育,为家庭解除养育的后顾之忧。在这些措施下,西欧国家和俄罗斯的生育率近年都略有回升,但迄今还没有将生育率提升到更替水平的先例。相比而言,中国家庭的生育意愿全球垫底,甚至只生一个孩子当成默认选择。要应对低生育率危机,全面放开生育并通过减轻养育家庭负担来大力鼓励生育刻不容缓。

    不久前,民政部长李纪恒撰文表示,目前,受多方影响,我国适龄人口生育意愿偏低,总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线,人口发展进入关键转折期。我们认为,新近公布的“十四五”规划建议提出的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,预示着取消生育限制,全面放开生育;而降低生育养育成本预示着鼓励生育。我们期待“十四五”规划建议的人口政策改革的具体措施早日出台并得到落实。

    上一篇:接种中国疫苗?“是的,我愿意”    下一篇:最后一页